当前位置:主页 > >

河北隆尧老汉手绘《农村生活图》记录乡村巨变

发布时间:2017-02-15    来源 :中国农村天地网   作者:佚名  

在邢台隆尧,有一位一直生活在农村的71岁老人陈书奇,以自己的生活为样本,用60多米的长卷,手绘《农村生活图》。长卷以图画加文字的方式,记录了从1945年起至今的农村生产、生活变化,以及风俗历史的演变。

长卷开篇 卢玉辉摄
手工劳动 图 卢玉辉摄

  一位74岁的农村老太太,一生不曾识字,也没有学过绘画,却用孙辈的蜡笔点燃了都市人的乡愁,人们亲切称其为梵高奶奶。在邢台隆尧,也有一位一直生活在农村的71村老人,他的画作风格非常类似过去的石板画,71岁的隆尧县东良乡陈庄村老人陈书奇,以自己的生活为样本,用60多米的长卷,以图画加文字的方式,记录了从1945年起至今的农村生产、生活变化,以及风俗历史的演变。

  生活积累汇成历史长卷陈书奇1945年出生,如今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,他家的房子相比较周围邻居的房子显得有些陈旧,年过七旬的他还和40多岁的聋哑儿子一起生活,由于缺乏女主人的收拾,屋子里凌乱不堪,北屋内的两张床是他和儿子睡觉的地方,靠近床头的一张小圆桌就是他平时画画的书桌。

  谈起画画,陈书奇说从小就喜欢画,上小学起就开始用石板、石笔画。那时候就照着小人书上画,牛魔王、孙悟空都画过。陈书奇说上到高小的时候,上学路上看到墙上的宣传画也成了他模仿的内容,就这样不知不觉中,陈书奇就把画画当成了闲暇时的一种爱好。

  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画下来,慢慢就积累了不少的素材,其实就和写日记一样,不过我这个是画日记。陈书奇说,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自己也经历了从解放前到新中国建成后几十年的风雨变化,就有心想把自己的画都整理出来,于是买了100张纸,然后裁成30厘米宽的长条,把之前画一一誊录上去,再把每个长条粘结到一块,一直持续至今。

麦收劳作 图 卢玉辉摄

  陈书奇小心翼翼地拿出保存完好的花卷,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记者才粗略看完这幅长卷,内容之广泛,让人惊叹,每幅图画的旁边都配以文字说明,很难想象这是只有小学文化老汉的作品。

整条长卷以《农村生活图》为主题,工分三卷,每捐长20余米,以东良乡农村为样本,翔实记录了农村实际生活,笔画简单而又生动传神,所有农村的生活场景都可在其中找到影子,还配有民俗和民谣,使内容通俗而风趣。

  生产变化:从手工的机械化四五十年代,劳动全靠人力,一副场景中记录着,男孩手牵牛在前面走,父亲在后面扶着犁。和现在不一样的童年,夜半呼儿趁晓耕,老牛无力渐难行。下面是麦子收获后,一头牛拉着碌碡在麦子上转,后面有人拿着粪兜接粪,防止污染了粮食。现在这样的场景,很多人都不记得了。

农民的幻想 卢玉辉摄

  陈书奇说,四五十年代人们幻想:何时神仙赐灵药,草死苗活地发松。不收辘轳浇地苦,井水自流到田中。如今这些都已经变成了现实,从用辘轳浇地,到用上机井,到现在的喷灌,由于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即将消失的木匠、铁匠、脱土坯、编席等一些传统手工艺已经成为记忆中的历史。

水车浇地图 卢玉辉摄

现代农业喷灌 卢玉辉摄

  难能可贵地是陈书奇还记录了大量的生活细节。当时都是用水车浇地,井深一丈五尺,水深七尺,水斗十八至二十四个,水车加辘轳一天可浇四亩地,辘轳转四遭可到井口。还有制造独轮车的尺寸和方法,都在长卷中一一展示。

 留在画面上的记忆开篇第一幅画就是《天旱找水忙》,有两个女性挑着桶四处找水,还有一个儿童用辘轳从井里提水,并在一旁注明:清晨,男人下地干活,女人挑水做饭忙家务,一天开始。那个时候就是这样,男人下地,女人忙家务,各忙各的。陈书奇说,从二十世纪40年代开始记录,因为那些场景自己都经历过。

  长卷局部卢玉辉摄

儿童随父耕作 图 卢玉辉摄

  图画中还记录中儿童只顾玩耍而忘了割猪草,回家遭父母责骂的场景。看这个,两个孩子出门母亲拿出两个梨,给了儿子两个,女儿要也不给,那时候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。陈书奇还在旁边注明:男孩可出门炫耀,不让女孩子出门。

木匠工作图 卢玉辉摄

  这个是木匠干活的场景。旁边还写着一则小故事:木工师傅收一拙徒,细活干不成,有事主做井上浇水用辘轳头,木滚中间凿透须一天时间,交徒来做,第一天没透,第二天又问,答还没透,师不再2问,任他行,第三天徒自报透了,师说别人一天你三天才完成还来报功,徒答没凿直,从一旁歪着透了,师训这是报废了须出钱赔偿人家。看起来是个笑话,这是当时的真实故事。陈书奇告诉记者。

铁匠工作图 卢玉辉摄

  通过大量生活细节的展示,反映出当时生活的艰苦和生产的落后。民谣记录:砖瓦匠住草房,织布的光脊梁,编席的睡光炕。和宋代诗人张俞的《蚕妇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生产队大锅饭 卢玉辉摄

  大跃进、1963年的洪水、隆尧地震、生产队大锅饭、知识青年下乡、文革破四旧、土地联产承包到户等等一些重大历史事件,在长卷中都有体现。

风俗演变:结婚四大件时过境迁

  除却一些生产、生活场景,对于风俗的变化,在画卷中也有表述。变化最大的是结婚,六七十年代的四大件是梳妆盒、穿衣镜、针线盒、茶壶茶碗,八十年代变成了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、收音机,九十年代是电视机、洗衣机、摩托车、沙发组合柜,到了二十一世纪变成彩电、空调、冰箱、电脑、楼房、轿车,早就超出了四大件的范围。陈书奇说,反映了人们的意识和经济水平在不断进步。

  而让陈书奇感受变化最大的是,短短几十年间种地不掏钱了、农民有了合作医疗、困难户还有民政的救助,整幅长卷囊括了从1945年到2015年,70年农村所有场景的变革。

陈书奇和他创作的长卷 卢玉辉摄

  再为长卷写新篇从点点滴滴中可以看出陈书奇是个热爱生活的人,但是家庭的境遇让这个老人并没有过上好日子,大儿子从小就是聋哑,大学毕业的儿子英年早逝,留下一个五个月大的孙女,前年老伴又去世,一个老人带着残疾儿子和15岁的孩子一起生活,但这一切并没有压垮他。

  现在还没有完成,遇见可记录的东西,还有补充进去,直到不能再画了。陈书奇说,曾经有人出高价购买长卷,被拒绝,他还准备再画一幅记录隆尧县工业发展的图画日记,在空闲时间,陈书奇还免费为乡亲们画画。